A-A+

我的父亲-描写父亲的散文

2019年09月10日 12:35 散文精选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3次

  生活把父亲逼迫的有些缺少柔情,虽说是这样,但是他却格外疼爱我,因为我小时候身体瘦弱,经常生病住院,爸爸总是在我打针的时候给我买上一个香喷喷的麻花,虽说现在的孩子不稀罕这个,但是那时对于我这却是难得的美味。因为家里生活拮据,父亲以前从不舍得给自己买点儿什么,穿着补丁衣服,一顶旧布帽子洗的发白,有了毛边也不舍得扔掉,可是他有点零钱的时候会带我去吃一顿红烧肉。


 

 

 

  父爱是沉默的,如大海般深沉而亮广,父爱一缕阳光,让我的心在寒冷的冬季也温暖如春,父爱如山,挺拔而伟岸。

 

  记得我考大学的时候。天气炎热,父亲骑着他那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去送我进考场,叮嘱咐我好好考,至今父亲期待的眼神我还记得。

  父亲已走了26个年头了,我时常在梦中与他见面,仿佛他还在我身边。

 

 

我的父亲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清贫,因为叔叔被劳教五年,为了帮婶婶抚养三个上学的孩子,爸爸每个月的工资才七十多元,就要寄四十元给陕西的婶婶,因为这他经常和妈妈生气吵架。每当他们吵架,打架时,年少轻狂的我总觉得父亲一根筋,太傻了吧,他都不舍得夏天给我的小弟弟买根五分钱一根的冰棍,却无怨无悔的帮助了婶婶一家五年。

  我永远爱着我的倔强的父亲!

  父亲面容清瘦,眼睛炯炯有神,酷似鲁迅先生,他没有多少文化,性格还倔强。他只爱好豫剧,至今我仍然记着他爱唱《花木兰》,《收姜维》这几出戏,每当老乡们来串门儿,他们总要唱上几段儿尽兴,唱戏时,他不再是那个沉默寡言的矿工,而是神采飞扬,他的扮相俊朗,像是四大名角之一苟慧生,父亲曾说当年县豫剧团曾经让他去,奶奶没有让,因为爷爷三十多岁就去世了,爸爸是家里的长子,要养家糊口,真是可惜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散文精选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