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那条沟,那座山,那里有我的童年

2019年08月13日 09:35 散文精选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67次

 

  那时候,我的全世界就是我们村。那个秦岭山区平普普通通的山村,甚至更小,只有我们那个村民小组,或者说只有我居住的那个沟,那条小溪,那几户人家,其他的都不知道。不知道山外面是什么样,世界有多大,也未曾在意过。

 

  记得学校对学生有勤工俭学的要求,让我们捡拾橡豆,可以换作学费。我们那里橡树不少,橡豆也很多,但是山林坡陡路窄,行动艰难。稍长的哥哥带着瘦小的我,提着袋子挎着个竹篮,在寂静的山林中捡拾橡豆。捡满了所有的袋子就开始一代一代的往回运转。狭窄蜿蜒的山间小路,两侧树木杂草横生,似乎要将路淹没并藏起来,阻止人的前行。现在回想起来,不知当时是如何将那一袋袋“橡豆学费”扛回到家。

  跟着大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节奏,我们也是日出“玩闹”,日落“睡觉”。到来饭时,听见门上有人喊,赶忙回应“回来了”,回家随即把剩下的饭菜胡乱塞进嘴里,放下碗就跑,连家人的叮嘱都来不及灌入耳内。

那条沟,那座山,那里有我的童年

 

 

 

  儿时的冬天特别冷,农村的孩子基本没见过羽绒服,穿的都是家里做的棉褂褂,一个个穿得跟棉花包似得,棉衣、棉裤、棉鞋,全副武装。上学取暖是自带的“火炉”,出门前将火炉烧旺,再从家里带足够一天烧的木炭,就去上学了。要是饿了,还能在火炉上烤馍馍吃,那干脆酥软,让人回味无限……

  麦忙时节,吃过饭我们就去“拾麦子”,到收割过的地里,捡那些被遗漏的麦穗,然后扎成一把一把的小把。看着被自己捡起来的麦穗堆得像小山一样,特别有成就感。然后麦穗享受着赞叹、羡慕的眼光,听着一遍一遍“看人家的孩子多懂事、多能干”的赞许声,美美的回家。与其说是拾麦子,不如说是为了这最后的载誉而归。

  现在国家经济发展强大,对农村的重视程度和投资力度持续增强,政策也越来越好。我们那山沟里的几户人家都在政府的政策帮扶下搬到了山脚下公路旁的新房子里。而今回家,走着村里的水泥马路,晚上还有路灯,喝着安装到家的山泉水,才发现挑水吃,采山果,雨雪过后走羊肠山道的日子似乎可以尘封了,贴个标签备注为“童年”,仅供怀念。

 

 

  人有两种情愫:一种是对过去岁月的怀念,一种是对未来事情的渴望。最近不知为何,总怀念过去,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所有的过往便泄洪般往外涌。细细打捞出关于童年的一段,带自己回去看看。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散文精选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13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