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2019年08月06日 09:18 伤感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28次

 

  我还记得那时的祖父还年轻,头发还没有变得这样花白,笑着让我和莫愁仙子合影;我还记得那时祖父雷厉风行,赶跑了在玄武湖里欺负我的大孩子,推着破涕为笑的我荡秋千;我还记得08年大雪,祖父带着我堆雪人,调皮的我一脚把堆了半天的雪人头踢得老远;我还记得栖霞山的红枫,鸡鸣寺的香火,紫金山的巍峨,中山陵的厚重,灵谷寺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一次路过鼓楼清风站,一席旧灰色中山装的老先生携着孙子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小孩子总是那样的顽皮,丝毫不顾头上的汗水,将头发粘湿在额头上。老先生也一直就这样笑着看孙儿上窜下跳嬉戏玩耍,也许他的眼里,这是年轻的自己。

 

 

  人儿啊,双腿总有穷尽之时,最终也永远走不开所居住的一亩三分地。(星辰美文网)可地铁是座桥梁,连接了空间,也连接了时间,承载了双腿乃至生命的延伸。长辈们或许年老力衰不再腿脚灵光,可有了它,便可以将几十年来的睿智、经验、人生哲学,以“见识”的形式代代传承,潜移默化地打磨个xing,乃至最终的浑然天成。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来到一处壁画前,老先生突然拉住了孙儿的手,努力将满是沧桑皱纹的脸板得郑重,手指壁画和一旁刻下的字:“小宝啊,长大了要做个两袖清风的人,不是你的,再多也不能要!”孙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老先生满意地笑笑,松开了手。

 

  我不知为何,放慢了脚步,跟在二人的后面。上了同一班地铁,老先生二人坐我对角的座位。孙儿跪坐在椅子上,好奇地望向黑洞洞的窗外,望的出神。老先生趁机掏出包里的手绢,擦去了孙儿头上的余汗,又拿出一条毛巾铺平仔仔细细地塞在湿漉漉的后背处。我禁不住上前搭讪,老先生用寥寥几语告诉我,自从老伴儿去世后,自己有空就带着孙子在南京各地游览,讲述过往,希望能给他的童年带来些除了语文数学英语以外的东西。

  二十年前,他苦苦守候在手术室旁,神情焦急,不断踱步。手术室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他一把拉过年轻力壮的父亲,挤进手术室看了你第一眼。刚出生的你显得有些皱巴巴脏兮兮的,但他后来时常陶醉,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催着我们长大,他们都把自己催老了。

 

 

  而我们正当年轻。

  我还记得我不留神打坏了祖父的陶瓷碗,愧疚了一下午,倒是祖父一直安慰着我;我还记得我当时和祖父睡觉,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醒来哭着不要祖父离开……

 

  这一次,我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和祖父。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伤感文章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06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