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悲伤的一天

2019年07月12日 09:31 伤感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2次

  我感觉我真的还小,我不知道什么是悲伤,我以前觉得失恋是悲伤,车祸中失去的同学是悲伤,那确实。

 

  这一天外婆都在昏迷,上午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赶了过来。

  这时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嘴唇蠕动,要说话,我耳朵贴在她嘴边,我只能听到嘴里不清楚的口水声。我像是一个突然被卸了劲的玩偶,我感到没有力气站起来,我只想听清她在说什么。

  我妈趴在床边呼唤外婆,外婆像是还没有醒,只有嘴唇在微微动。

  我拉着表姐的衣服失声痛哭,表姐一只手抱着没睡够的婴儿一只手搂着我,她的眼泪只能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

 

 

  接着有人来给外婆换上寿衣。

  我很惊慌,我妈一把把我拉到床边,对外婆说“王品来了,来看你了,外孙来看你了。”带着哭腔。

 

 

 

 

  我趴在外婆床前,贴着她的脸,我已经忘了上次和她做这种亲密的举动是什么时候了。

 

  我妈和大舅妈把她扶起来喂了几口芝麻糊,我们以为她吃了饭就恢复正常了。

  外婆终于看到了来的各人,但是只能点头不能说话。

 

  中午的时候,外婆突然睁开眼,全身不住地抽搐,眼里流出两股清泪。

  她长大嘴挣扎着,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

  那个时候我感到了悲伤的顶点。

 

  我吓得嗓子甚至喊不出声音。

 

 

 

 

 

  早上朦胧中听到我妈打电话“妈怎么了?”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没有要她喊,我知道外婆不行了,连忙起床。

 

  但是她现在真的是奄奄一息了。

  整整一天了,外婆水米未进,事实上她可能已经失去了意识。

  到了老家,二舅和三舅昨天晚上就在这里陪睡已经站在床边了。我妈一下车就奔进了里屋。

  门口清一色的白车,天上白白的太阳,看起来不是很友好。

  他们的意思是可能这就是最后一面了。

 

 

 

  瘪瘪的嘴,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星辰美文网)

悲伤的一天

 

 

  外婆像是沉沉地睡着了,甚至开始打鼾。

 

 

  我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侧过脸就能看到外婆的脸。

  我知道是要这样,我接受不了的是外婆现在还没有走,她的气息还在。

 

  喝完芝麻糊躺下的外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张脸。

 

  舅舅们马上意识到外婆要不好,赶紧把屋子腾空把外婆的床板放在屋子中央,打电话通知所有人来看外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伤感文章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2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