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生离死别

2019年07月12日 09:31 伤感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5次

 

  小妹依旧躺在医院冰冷的病床上与病魔抗争,痛苦而无奈;同样痛苦的我又是那么的无助和煎熬。我先前听人们总是说起过天老爷,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天老爷,如果真的有,我真的想说老天对我和我的小妹有些不公平。我的母亲——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在2007年初冬的一场很平常的车祸中悄无声息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年前依旧是这个季节,一生淳朴憨厚的老父亲重病入院,不久也撒手人寰。2016年,还是在这个季节,小妹又在死亡线上挣扎着。秋天,应该是收获的季节,可我却感受不到丝毫收获的喜悦,有的除了思念就是痛苦。

  小妹是2013年春被确诊乳腺癌的,第一时间做了切除术后就一直住院做化疗,一年间有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严重的那一年里住院次数竟然高达12次之多,也就是说每个月家住一次院,每次住院都是半个月以上,每次住院小妹都被那些花花绿绿的化学药物折腾的死去活来,可到头来,那个原本只是一株小苗的癌细胞在强大的外界攻式下竟还牢牢地扎下了根,得以茁壮成长,还能不断地繁衍扩张,短短三年时间里,小妹shenti里的大多数脏器全都被它所占据。(星辰美文网)不过好在小妹能够得以到北京医院治疗,病情才得以控制,可是好景不长,距离小妹上一次到北京复查才短短两个月时间,上次从北京回来时还很高兴,说不用再一个疗程跟着一个疗程去做了,大家听了都很高兴,本以为shenti里的癌细胞控制住了,可谁知短短两个月时间癌细胞竟然又卷土重来,在小妹的大脑里肆无忌惮地繁殖起来,我不得不痛苦地说:癌细胞这次选择了小妹的“死穴”,因为小妹已经做过一次全脑普放,加上20天来只能进食一些少量的稀粥,shenti已经极度虚弱,再次对大脑进行放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只能在医院里点一些激素观察一段时间了。就目前来看,如果小妹大脑里的癌细胞不再繁衍,小妹的生命还可以延续,如果那个可恶的癌细胞不知死活,继续搞扩张的话,那等待它的只有死路一条。

  这几日被小妹的病情搅得心情极差,不愿意去想,又不得不去想小妹生命里的这段弥足珍贵的时光。

 

 

生离死别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伤感文章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2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