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为父亲庆六十岁生日

2019年07月09日 18:51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21次

  我在家排行老大, 在父亲的记忆中,我是一个天生聪明,记忆力很强的孩子,因此,父亲在我求学路上,为我花费了不少银子,虽然家境贫寒,有时会出现少粮短油,无法供给的情景,父亲对我的不服输,对我失败的不甘心。那年初三,家里没钱供我上学,父亲、弟弟和我拉着一口袋小麦赶往集市换钱让我上学,回到家里,一匹跟随父亲多年吃苦不声的骡子在草地里因前腿套进了铁环被活活地勒死,骡子的肚子胀的像擂鼓一样,仰躺在草地里一动不动。面对不公平的生活压力,父亲落泪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钢筋铁骨的父亲流泪,我呆呆地坐着默默不做声,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父亲像个可怜无助的孤儿似乎瞬间被世界抛弃了,而我却无能为力,任凭岁月继续腐蚀父亲的灵魂,表针依旧滴答滴答地顺时针转着。回眸昨日,回忆过往,一切都已安好。感谢父亲,感恩贫穷,感谢父亲的宽容和辛勤付出。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那座不可攀越的大山,巍峨不失雄伟。

  如今,父亲与蜜蜂为伴。在家,没有制作蜂蜜的机器,依靠仅有的双手将蜜源做成天然纯真的蜂蜜,为了蜜蜂有美好的家园,父亲耕种了荞麦、谷物等杂粮,手植了党参等药材,待百花争艳时,蜜蜂能有足够的花粉,能看出父亲是一个憨厚朴实的农民典范。相聚一刻,父亲总是引以为傲地赫然一笑,农村的食物才是绿色的,也时常给我们普及养蜂知识,如何辨别蜂蜜的纯真,每每抽烟时也时常感慨人世诚信的缺失,也经常告诫如何本分做人诚信做事。晚辈们希望父亲不要再操劳,和母亲在家安度余生。父亲总是抿嘴一笑,不以为然,一副老顽童的可爱模样。也许只要他开心,只要他快乐,做他喜欢做的事,也是对父亲的一种敬孝顺心吧。

 

 

 

  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无知无畏的幼年,据父亲说,父母还没成婚前不久,也就是1981年,母亲在深山里拉着载满小麦的木制架子车下坡,未料车子太快没能刹住,直接连人带车一起翻下了悬崖,也许老天偏偏眷顾勤劳漂亮又善良贤惠的母亲,虽然摔断了左腿,却保住了性命。因当时医学技术欠发达,加之家庭贫困不堪,母亲的腿是一个外村的大爷用土方节肢手术的,后来父亲结婚成家、我和弟弟出生后一系列问题扑面而来:伤腿病症持续发作,父亲一只手四处求医,多处求人给母亲看病,一只手还要照顾年幼无知的孩子,他辗转几百里,卖光了家里仅有的糊口的粮食,东拼西凑,借光了全部亲戚,花完了所有的情分,为母亲治病,债台高筑已压的父亲几乎喘不过气来。也许因为父亲坚持不懈、刚硬不屈的精神感动了上苍,母亲的病情逐渐好转,父亲才腾出手种地农耕,全身心照顾年幼的孩子,我也随之开始慢慢识得人间烟火。可以说我是无知无能的,父亲是无辜可怜的,是劳累心酸的,是最值得敬佩赞美的,我翻阅了所有词典史书,几乎没有更贴切的语言赞美父爱的高尚伟岸了。

  蓝天湛湛一日秋,微风拂面一世情。今天是父亲六十岁生日,又逢国庆佳节,可以说父亲是欣慰的,是幸运的,是幸福的。他人驱车千里游山水,我自归乡为父庆生日,与爸妈叙说家里话,和兄弟姊妹共聚忆往事。 眨眼一瞬,雨兼程六十载,甘于躬耕一甲子。父亲未曾举行过一次生日,他总是告诉晚辈们,他不喜欢过生日。说实话,我知道父亲出身的日子也是在近几年,歉疚万分,遗憾一生。父亲今年已年迈六十,我和弟弟们一起提议,在国庆节,举家返程一同为父亲庆生,以此来弥补曾经的遗憾,来缝合父爱的伤口。

 

 

  起初,父亲是很反对的,在电话那端只听到他“不肯,不行,否定生日”之类的朴实憨厚的话语。在六十岁生日临近的前几天,勉强答应晚辈们回家坐坐,唠唠嗑,拉拉家常,热闹热闹。

 

 

 

  那年中夏雷雨天,无知年少,也许天生调皮捣蛋,好奇满满,那天倾盆大雨,狂风雷鸣,我不知干了什么坏事,我趴在院子里,父亲用绳子揍我。有时想起,会泪流满面,也会在夜里惊醒。

  在晚辈们的眼中,在他的认知里,总是树立一副威严的形象,以此证明他是长辈,或是尊者,尽管我年少打心底是抵触的,甚至叛逆的。记忆中父爱并不多,特别是早期建立价值观和安全感之时,父爱是匮乏滴,是奢侈的,是威严的,也很少看到父亲的笑脸。

 

  父亲也是出了名的孝子,他的“孝”在村前庄后无人不晓。爷爷也是因为父亲的孝顺,长命百岁有余,于今年五月过世,享年102岁。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09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