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带着梦想回家

2019年09月12日 12:13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96次

 

 

 

  儿时的梦想总是简单的,直接的。说自己要当科学家的,最后成了军官;说自己要当警察的,最后当了银行工作人员;说自己要当医生的,最后成了教师。我曾说自己要学经济,现在,成了一名地质工程师。

 

 

 

 

  读研后,随着我对消费的进一步认知,好多次选择了打折机票,坐飞机回家。虽然没有了火车上和同伴们聊天打牌的热闹,却多了一份静谧。翻开那些旅程方面的杂志,还有各种奢侈品的广告大图,养眼是足够了。它们会让我突然发现,上流社会也离我并不遥远。我们不需要过多的奢侈品充填生活,但是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却可以一再升高。

 

 

  记得大学时,有一年回家,在火车上,我对面坐了一个摇滚青年。他没有我眼中对于摇滚青年的那些发型和服饰,比如染白发黄发红发等,留奇怪发型,抑或戴着单个耳钉,或者穿着朋克牛仔上衣和皮裤。很朴素,对我们几个半夜没有睡着的人讲述着自己对于电吉他的热爱。

  但我不觉得他的梦想奢侈,就像电视上好多闯关节目一样,只要你达到了某个关卡,就可以用汗水和才华换来应得的奖励。多好。我一直以为,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赚钱或者实现梦想,都是值得鼓励的。他没有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想到直接和家里要钱买电吉他,而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换取那份心底的执着。就像很多地铁站里的歌手,日复一日地坚持着自己对于音乐的热爱,是啊,即使冬天再冷,夏天再热,也抵挡不住那颗喜欢唱歌和弹吉他的心,这应该是对仅有的一次生命最崇高的回馈。

  列车的“嗒嗒”声和他的讲述声浑然一体,仿佛把我们也带到了他们玩音乐的世界。他说他要努力学习,拿奖学金,然后在大四毕业时,买一把钟爱的电吉他。我问他,目标吉他大概要多少钱。他说,一万多。那时候,一万多可以够我两个学期的生活费。

  每年的春运到来,都会让我想到在外读书的那些日子。列车里的空气,都充满了烟花爆竹的浓烈味道。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远方。但是,家的地位,永远是不可撼动的。

 

  我们往往向往一件东西,并不是说非要拥有它,而是喜欢那种仪式感。比如结婚纪念日献花,互送礼物,比如大年初一开始拜年,互送红包和点心。我们希望被热闹包围,被亲人和朋友惦记。这种惦记,用礼物的形式表达出来,往往比语言更具有浪漫意味。

带着梦想回家

  有时候我们会向往老外的生活,比如他们大学有三个假期,比如他们假期可以到处旅游,甚至是穷游。我们还向往他们过年也可以跨国,拥有自己。其实,他们也爱家,甚至有很多关于家庭的情结,比我们还要隆重。比如圣诞节,全家人都要为这个节日做准备,还要为孩子们准备礼物,充满了仪式感。

  比如我一大学校友,也是我的闺蜜,曾经在男友不在身边的那个情人节,给自己买了一朵大大的百合。看她拿在手里享受花香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也可以自己对自己浪漫。

 

  那才是家的感觉。让人放松,让人留恋。让人觉得家里还有很多角落,安放着我们细小的温暖,和情愫。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2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