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放弃需要那么大的勇气

2019年09月10日 11:4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35次

  懂事以来,我和爸爸大吵过几次。第一次是大学放寒假的时候,和爸爸吵完架,年还没过完我就拉着行李箱坐上火车去了几千里以外的大学,半年,我们谁都不曾理会谁,直到那一年夏天,爸爸拨通了电话,我俩抱着电话痛哭流涕,我责怪爸爸,为什么我都长那么大了还要动手打我,爸爸责怪我,当女儿为什么就不能个服软。第二次是工作的第三年,我当时谈着一段不愠不火谁都不看好的恋爱,家人反对到极点,我始终不愿放手,爸爸各种方式用尽却无能为力,后来他干脆安排我相亲,为这我和爸爸大吵一架,我不管不顾一直在外地工作好久都不回家。后来爸爸生病住院被传召回家,踏进病房的那一刻,看着病床上的爸爸我一句话都不敢说,心瑟瑟发抖,爸爸闭口不提一句责怪,只问我坐车回来累不累,吃了饭没有,我木然地在站在床前,静静地待了很久很久。那一天医院的走廊我来来回回的走了几百圈,看躺在病床上的人,痛苦的、难熬的、阴沉的,有哭天抢地的离别、有默不作声的哭泣、有悲天悯人的折磨。于是,那一天我决定分手。

  我和我爸的吵架,好像每次都是我那个倔强的爸爸认输,那么强大的狮子座的人居然也抵不过儿女的不言不语、不理不睬。然而,就算我执拗到底,却也无法抵触亲情,无论那头爸爸打过来的电话还是他躺在病床上的模样,执拗总会败下阵来。在日渐成熟的岁月间,我缓缓明白放弃争吵之后的执拗和放弃死要面子的执拗,或许可以被亲情掩埋。

 

  前些日子,见到新婚的朋友,朋友们的祝福里带着点儿眼馋,我问她的新婚生活,她笑而不语。等朋友们散去,我说,很幸福吧,我真的羡慕了。她突然双手捧过我的手,带着点儿笑意,她对我说,我说不好,你会不会就不想结婚了?我的手紧紧地被握在手掌里,我盯着她,大大的问号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在咖啡店面对面坐着,但她眼睛始终盯着窗外,无神而空洞,我说,他对你好吗?她点点头,我开玩笑着说,会不会因为是坟墓所以你麻木了?她却不知怎么的说起那个曾经她爱到生命里的男孩儿,想爱却无法继续在一起的人。我把眼光一下子投到她身上,她眼睛里有了些光,却叹了口气说,为了对得起家人,为了爸爸妈妈安心,我只能努力到这里了。她说现在的老公因为不爱,所以负罪感深重,很怕回家,很怕两个人待着,很怕他对我好。我问她,为什么要放弃当初爱的人,她说,因为明白得不到。我们从咖啡店出门,她陪着我走了好久好久,我们围着家的方向一直绕圈,走到凌晨,她陪我走路的时候好像我也是在陪着她一样。那个凌晨,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要放弃还是要坚持?(星辰美文网)这个问题犹如凌晨的街,空旷得看得到远方,冷清得像答卷页的留白,分明得像黑暗里的灯光。我想象过姑娘的放弃,对爱情放手并非她想象中的尘归尘、土归土,对婚姻的妥协,经历了万水千山的内心跋涉,才会说服执拗的自己和永远相信着爱情的少女心。而她会幸福的吧,那么善良的一个姑娘。

 

  夜里梦见自己去了日本,潮湿二丁目里的小店,简易的日式餐桌、暖阳色的灯光、桌上摆放小碗小碟,天妇罗、炸猪排、鸡蛋三明治、酱油炒面,简单精致,几个并不熟悉的朋友坐在一起争论着细小琐碎的事,然后自个散去,在刚刚下完雨的小路上向各自的前方走。

放弃需要那么大的勇气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