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两个鸡蛋

2019年08月12日 09:4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87次
 

 

两个鸡蛋

  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我,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咕咕坠落在豫西一个贫穷的小村庄,尽管父母在刚分到手的责任田上辛勤劳作,但也仅能够填饱我们一家五口人的肚子。于是,母亲便养了几十只鸡,每逢集日,便把积攒的鸡蛋拎到集市上卖掉,用卖鸡蛋的钱买些油盐酱醋和我们兄妹的学习用品。节俭的母亲,把一个个鸡蛋钱都用在维持家庭生活上,那也成为我们家一个经济来源之一。平日里,我们很少吃上鸡蛋,只有在我们兄妹三人过生日时,母亲才煮上四个鸡蛋,谁过生日谁吃两个鸡蛋,剩余的兄妹跟着沾光各吃一个,用母亲的话说,生日时吃上两个鸡蛋,一年到头学习考一百分,平平安安过一年。

 

  记得我八岁生日时,奶奶得了重病,需要到洛阳做手术,父母把整个村子能借钱的人家都借了,可还是没凑够奶奶的手术费,我们也很长时间没吃到鸡蛋了。那天,我几次想提醒母亲:今天是我过生,该吃两个鸡蛋了!可看着父母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一次次都将唾沫咽进嘴里,一直到下午,母亲始终没提吃鸡蛋的事,我想:母亲把鸡蛋都卖了给奶奶治病,我吃不上鸡蛋了!心中沮丧极了。吃晚饭时,母亲才说:“今天你过生,我给你煮了鸡蛋……”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姐弟三个高兴地又蹦又跳,我迫不及待地把母亲放在碗里的两个鸡蛋全拿走,那是一个农村孩子盼了一年才等来的呀!

 

  “今天五月初四,是你生嘞,我给你煮了俩鸡蛋,搁在桌子上……”端午节假期第二天清晨,睡意朦胧中,母亲那熟悉而又带关爱的话语,透过树影婆娑的窗户传入我耳中。揉揉惺忪的双眼,看看墙上钟表,时针刚指向七字,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农历五月初四,是我三十九岁的生日。

 

  我揭开门帘走进里屋,看到九岁的哥哥和十一岁的姐姐,眼里噙着泪水。原来只有两个鸡蛋,想起哥哥姐姐生日时,把自己的鸡蛋总让我再吃一个,结果,他们只能吃到一个……于是,我忍不住了,把口袋里攥得紧紧的第二个鸡蛋掏了出来,放到妈妈手里,说:“让哥哥姐姐吃……”,他们惊愕的望着我,却不肯吃鸡蛋,我把鸡蛋剥开,自己先轻轻咬了一小口,再放到哥哥姐姐嘴里,让他们咬一口,我们姐弟三个,就这样一人一口,吃完了第二个鸡蛋,末了,我又把剥鸡蛋的手放进嘴里吮吸着,母亲抱着我们的头,抽噎着哭了起来……(星辰美文网)

  我舍不得吃第二个鸡蛋,拿到村子里,在伙伴中间炫耀一番,他们好不羡慕,我得意极了,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当我蹑手蹑脚走进家门时,听到母亲说:“……奶奶治病要花钱,你们两个大了,今天就不吃了,弟弟生日,让他吃俩鸡蛋……”

  起床洗漱完毕,我便看见茶几上盛着半碗清水的细瓷碗中,一个褐红一个洁白的两个鸡蛋,赫然浮在碗中。尽管它已不能激起我儿时见它就如饥似渴的食欲,我却仍忍不住停了下来,拿起它细细的看了起来,这两个鸡蛋个头大大的,显然是母亲精心挑选的两个鸡蛋。我拿起鸡蛋,轻轻地在茶几边叩开个口,鸡蛋皮便在我手中,顺利的一片一片从鸡蛋上纷纷剥落下来……

  如今,我已娶妻生子,鸡蛋也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每逢我过生日,母亲依旧给我煮上两个鸡蛋,望着两个已剥好的两个鸡蛋,我却怎么也吃不下,我突然想把两个鸡蛋,送给我的两个十四岁和十岁的女儿儿子,我想让他们知道,两个鸡蛋的故事……

 

 

 

  我匆忙把一个鸡蛋剥开,那如玉般光洁圆润的蛋清,散发出诱人的清香,我一口就咬到了中心的蛋黄,那黄灿灿的蛋黄,更是馋得我不得了,我咬开一口并吞了下去,噎得我直咳嗽,母亲赶忙让我喝一口茶,拍着我的肩边说:“慢些、慢些吃……”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12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