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第一次进城

2019年08月10日 09:48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77次

  我揪着爷爷的衣襟走在街上,用好奇的目光环视着一切:水泥路面就是宽,并排过两辆马车都没问题,三层楼房虽然不多,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车辆成串,行人如蚁,街道两旁摆摊设点琳琅满目,饮食摊点还不时飘来诱人的油香,这一切我既感到新鲜又感到陌生。

  带着满足的心理和抹不去的感动,走出电影院已是黄昏,我又坐上爷爷的架子车,踏上了回家的路。劳累了一天的爷爷拉着架子车小跑似的赶路,车轱辘在飞速转动。(星辰美文网)

  记得九岁那年,暑假的一个晚上,爷爷给我一个惊喜,说第二天给生产队卖西瓜,顺便带我进城见见世面,让我早点休息,我高兴的一下子蹦到蹲着抽旱烟的爷爷肩膀上,耶!

 

 

  现在,每当西瓜上市,我就想起已故多年的爷爷,想起爷爷带我第一次进城、第一次吃的那碗余味无穷的红肉煮馍,还有那场记忆犹新的电影《闪闪的红星》。

 

  等我醒来时,东方已露鱼肚白,渐渐的,太阳露出婴孩般的脸蛋,四野一片光亮,西兰公路两旁清晰可见的小村庄、树木渐渐被抛在脑后,太阳不到一竹竿高,我们就来到了县城。

  鸡叫头遍,我刚进入梦乡,爷爷就叫醒了我。出门后发现爷爷早已将西瓜装满架子车,停放在村口。

 

第一次进城

  我躺在炕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城里那高大的楼房,宽阔的马路,令人神往的影剧院在我心里产生了许多奇妙而美丽的幻想……

 

 

 

 

 

  时间还早,爷爷带我走到电影院门口,买电影票的大人小孩排着长长的队,走近一看,原来上演新片《闪闪的红星》。爷爷看出我的心思,掏出两毛钱买了一张票把我送进电影院,自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我。

  爷爷将我放在车辕前靠着西瓜坐好,然后背起拉绳,握紧车辕,弓起脊梁。爷爷的脚步声和着车轱辘声快而有节奏的前行。我瞪大眼睛,环顾四周:黑夜漆漆,头顶繁星点点,偶尔流星划过天空,消失在苍茫夜色中,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尖利的怪叫声,我毛骨悚然,胆怯的喊了声:“爷——”

  “噢,别害怕,我还以为你睡着了”。爷爷停下脚步,喘着气,擦着额头上的汗说:“你就靠着西瓜睡会吧,路还远着呢。”我将身子往后靠靠,仿佛睡在摇篮里,在爷爷匆匆而又有节奏的脚步声中渐渐的睡着了。

 

  爷爷好不容易在瓜果摊位找了一块空地,将西瓜卸下车子,蹴在旁边一边用草帽扇凉一边大声喊:“又甜又大的西瓜,先尝后买,不甜不要钱……”欲购者走近首先问是啥地方产的?“北乡的,旱地长的,农家肥上的,您先尝一口,不买没关系。”爷爷边说边将切开的西瓜递给对方,一尝,果真不错,你一个,他一个,不一会,一大堆西瓜卖的一干二净。爷爷拉着我进了南十字西南角一家国营食堂,给我买了一碗我从未吃过的红肉煮馍,他自己只要了一碗汤,啃了几口从家里带的干馍。

 

 

  上了马家坡,爷爷长长地出了口气,突然笑着问:“你说城里好还是乡下好?”我不加思索地说“当然城里好啦。”爷爷笑着说:“那你一定要好好念书,只有书念成了才能去大城市见更大的世面。”我说:“爷爷,等我去了大城市,一定要把你接去住。”“为啥?”“因为是您带我第一次进城。”听了我这句话,爷爷“哈哈哈”笑的合不拢嘴,我也笑了,爷孙俩的笑声划破了夜幕,洒满了幽静的乡间小路。

  七月,骄阳似火,酷热难耐,唯有西瓜是人们防暑解渴最喜欢的必备品。看着大街小巷琳琅满目的西瓜摊,听着瓜农们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由想起我第一次进城,还是爷爷卖西瓜而带我去的。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