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家的记忆

2019年08月09日 09:3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45次

 

  中间有坟,我们夜里倒不怕的,因为父亲说的一句:能与坟为邻,不与坟对门。竟安了我母子三人的心,只是我们新家,院墙还没完全垒起,夜里极不安全,从我家往西是一个荒坡,坡脚下是溪水由高往低流得最急的地方。我家房后是田地,寒春穷冬之际,便会荒凉的可怕。春末夏秋之间,长的倒是绿油油的庄稼。可到了晚上,在这样的处境里,特别是父亲不在家时,我们便会胆怯。静静的夜里,会有各种奇怪的声音响在耳边,那声音只会让人心慌心抖,不会让人心顺心平。每当这时,母亲便会坐在我奶奶给她留下的旧纺车前开始纺线。纺线前母亲总会先紧紧地cha好门,检查再三后,才用根粗棍子顶上。昏黄的煤油灯下,我们母子三人总是高兴地围在一块,哥哥在用功读书,母亲的纺车声便会嗯嗯地响起,我只是用手托着下巴,支在腿上,看着母亲一手摇着纺车,另一只手一上一下纺出细细的线,又很快地缠在飞速旋转的锭子上。母亲的纺车声真好听,那是我内心世界里最美妙的夜曲。不记得有多少个夜里,不管外面天黑风大,家里只要燃着的一个小小的煤油灯,灯旁有母亲纺线或做针线活的影子,我们兄弟便会安然地睡在温暖的灯光里,睡在映着母亲的灯影里。

  母亲啊!你永远是我家园的守护,你永远是我回忆的一种重要的家的味道。可是那尘封已久的美好与温馨、贫困与幸福的画面,如今只能出现我的心里,我的梦里。

  是啊!我的家园,远离了我的家园。那时我从没想过外面的世界,只觉在这里有我爹、有我妈、有我哥,家便是我的天地,家便是我的舒展。有时我会望着满天星闪出神,有时我会望着西山云移暇想,但是我的心啊!还没有飞得那么高!那么远!

 

  有关家的记忆是美好的。那时,我的新家如龙头般伸在村西头,格外的醒目。这一排有五家,我家最西,紧挨我家的也是刚下地基正要盖房,听说完工后一年半载还不会住人。再往东是几个不知何年何月埋起的坟,坟东边有三户人家,中间一户没人居住。再往东就是我们的村办小学。

  上学了,我家的大黑狗会按时接送我。回到家,我会看见我家的鸡兔相搅,我会听到我家圈里大小猪的叫唤,我会闻见我家菜园里的花果飘香,我会和哥在我家的水泥板上学习打闹。妈会在屋里悠闲地做着针钱活,爹会在院里自在地擦着自行车。这就是我小学时光里印在我心里的农家小院,那好看的夕阳啊!亲切地吻着我的家园。

 

 

 

 

  现在我们兄弟皆成家立业了,可是母亲你却归去了,想你看你时只能隔着那一方坟墓上的碧草青青。母亲啊,你让家的味道不知失去了多少分量!

  生活中更多的时间叫平凡,它寂寞无声,由着真实的分秒推着走向前方。热闹与幸福它只是我们生命的长河中激起的美丽的朵朵浪花。

  新家的温暖需要辛勤的汗水去经营,新家的丰满需要时间的脚步去衡量。两年后,我们新家的蓝砖院墙一垒,双扇木门一安,家便更像个家了。        在新家院里,爹在空闲地方开辟了块菜园,垒出了个好看鸡窝。爹还在院里圈了个地方,养起了雪白的家兔。大门口处还拴了只看门的大黑狗,这样以后,(星辰美文网)我们家的味道便浓起来了。

 

家的记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09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