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今日的草原属于母亲

2019年08月07日 09:33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5次

  为了母亲的心愿,不畏路途遥远早早赶来,感恩,祈福以外,更多的是与家人们沟通,维系这份亲情。

 

  母亲不求回报,我们的幸福、快乐便是母亲最大的心灵慰籍。拜祭完毕,母亲是个清净之人,经兄弟姐妹们的商议,我们找了一方净土,去了天山草原。

今日的草原属于母亲

 

 

 

 

  去往天山的路程,看似简短,沿途尽显美丽的自然风光。山花夹径,翠鸟栖枝,星罗密布的庄稼,随处可见在山坡上吃草的牛羊,转角岔路口更是別有洞天,啊!哈萨克毡房。下车休息片刻,我向哈萨克毡房走去,一股奶香,只见一位哈萨克大妈,将烧开的牛奶盛起再倒入锅中,不断反复这个动作,使锅内的奶形成一层密密麻麻的泡状,这最上面的一层泡泡就是奶皮子,老人正在做酸奶疙瘩呢。两只胖嘟嘟的羊羔在毡房里窜来窜去,玩得欢实着呢!望着老人忙碌的身影,不由的想起了母亲,记忆中的母亲,常穿一件蓝色的对襟上衣,围着一条咖色的头巾。母亲虽身材瘦小,但特别能干,尤其逢年过节,我们十二姊妹围在母亲的漆下,母亲用布满老茧的双手,给我们做了许多美食,充实了那段瘦瘠的岁月。

 

 

  转眼间,我们已到达了目的地,此时此刻,母亲你看到了吗?您儿孙满堂啊!近六十个人的庞大队伍,遍布在草原的各个角落里。首先是自由活动,我们三人一组,五人一伙结伴前行,小娃娃们都围在小溪边戏水;年长的拎着酒瓶,抱着西瓜,坐在松树下,啤酒瓶、西瓜浸泡在清凉的溪水里,开始了他们的野炊;年轻的都开始爬山;我跟随弟媳她们,顺着小溪,踩着石子,过木桥,于溪流边停留片刻,拍照时总不忘摘一束野花,装点自己。右边山坡上,有两只小羊羔,身子被荒草淹没了,晃着两个小脑袋啃吃青菜,即淘气又可爱。左边牧民毯房的前边,在半山腰的松树下,牧民用木板搭建的床上,几个小巴郎正在玩耍、嬉闹。一切美丽如画,一切清澈如水。

  母亲的一生,如静水长天,永无止境。她的生命,也在我们身上,长出了繁盛的枝叶。

 

 

  小时候,我也常跟随母亲上山拔猪草,挖草药。那时村里家家户户都养几头猪补贴家用。连猪草也紧缺,有时连榆树叶也捋光了。我们边利用节假日,随母亲上山来拔猪草。养猪并不能给生活带来富裕,精心喂养一年的猪,换了银钱用来添补家用,添件衣服。余下的部分,留给我们来年的学费。有时,我们姊妹多,学费凑不够,母亲生怕耽误我们的学业,便带我们上山采草药,换些零钱作补给。那时我们上山只顾拔猪草,寻草药,对那美景似乎没有闲暇时间去领略。然而母亲却让我们这些孩子学会了将清苦,视作甘甜。小小年纪,尚不懂清贫何意,却知道人世艰辛。

  母亲自从嫁至草沟村,她是家里的长嫂,大多事务由她做主。上要伺候公娑,下要帮撑几个小叔叔成家立业,还要照顾我们这一群孩子。朴实的母亲,从早忙到晚,放下助头,拿起耙子,田地里除草,水塘边捣衣,菜园里打理各式蔬菜瓜苗。斜阳晚照,蜿蜒山径,崎岖田埂,背上沉重的榆条篓子,拖着疲惫的步履,仍不忘收获的喜悦。

 

  下山时,看见一棵柏中柏。有一棵小柏树长在一棵老柏的空心里。老者已断上身,小者抽出新枝,枝叶全面展开,在四面来风之中,向空间进军。

  那个叫草沟的小村落,亦曾有过一帘相似的风景。那时家家户户都会养少量的牛羊等牲蓄,都会在自家园子中种菜、种树、种花等。我家小院被母亲规则地分割成小块,是那样的井然有序,一块茄子,一块辣子,生活正如小院儿显示的那样,平静、规则又五彩斑斓。夏天拔猪草子,追蝴蝶,我们几个小朋友累了,就会吃从自家菜地拔出水灵灵的萝卜,采摘酸甜可口的果子解馋。还用海娜花包染手指甲,每每看见红红的手指甲,总向伙伴们显摆显摆。房前园子里开出漂亮的花,房后羊圈会飘出新鲜的羊粪味儿……当时只觉得生活是那般美好,丝豪没有偏远村庄的清冷之感。

  休息片刻我们又上路了,远处山峦层叠起伏,近处水草肥美,洁净的风,清淡的云,潺潺溪流,满山遍野的野花,牧人踏着彩霞,向山坡走去,多唯美的精致呀!

 

  不知不觉中,我们爬到了长满松柏的山坡,一棵树一个绿的波浪,层层叠叠卷上去,像一个立体的湖泊。我静观半日,陡然间,产生异样的感觉:在这里,母亲也是一棵柏吗?是那一棵呢?石缝柏、柏中柏、夹石柏、山顶柏……我觉得母亲更像屈柏,如弓一样俯在地上,背上暴露着一个接一个的疙瘩,似母亲不屈的脊骨。

  酒过三巡,家人们的热情更加高涨,纷纷走出毡房,在草坪上唱起来了,跳起来了。大哥眯缝着他的一双小眼睛,唱起了他自编自演的一首歌曲《邋遢》,惹的大家捧腹大笑。70多岁的小舅妈,心生感动,唱起了“九九艳阳天”。我们的热情点燃了毡房的牧民,他们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老人、年轻人、小孩;长辈、晚辈;汉族、哈萨克族,我们其乐融融聚在一起,跳起了欢快的民族舞蹈,刹那间,草原上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们这一代一代人的和谐相处,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是我对母亲的爱的最好诠释。

 

 

  中午时分,我们汇聚在哈萨克毡房,围坐成一圈,吃着手抓肉,喝着美酒,眼睛所到之处,尽是美景。家人们都很珍惜这样一个活动。

  7月8日,是母亲去世10周年纪念日,我们这些母亲树上结的果子,十二姊妹带着家眷又从四面八方相约来到母亲的坟前,盛夏的乡野,图案似的仟陌,田亩高下毗连着,金黄的麦穗儿传送出成熟的香味,晨风掠过树梢,如爱抚的手指摩着那碑石,这儿睡着的是母亲,我们不愿,让泪水沾濡我们最亲爱的那张脸庞--母亲的墓被花儿覆盖,让这些花儿取代我们,伴母亲左右,陪她闲说往事,护她魂魄安宁。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07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