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你便是晴天

2019年07月09日 09:4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18次

 

  赵家儿子的态度非常好,一直自我检讨,这些年忙于工作,忙于小家庭,忽视了双亲的感受。最后与妻子达成协议,每个周末,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定回家陪父亲住一夜。

  一听这个诉求,小刘很诧异,问:“您儿女多长时间能回家一次?”

  林师傅送锦旗的那天,先在事务所门前放了一挂大地红。阳光下,彩带纷飞,吸引了过往路人驻足观看。

  心心律师事务所最初是小张一人荜露蓝蒌开创起来,后来有三位同学加入。

  当他找到赵家女儿的时候,看见她正在忙着卸几筐白菜。小小的超市,挤在商业街一隅,为了生存,什么好卖卖什么,鲜肉蔬菜水果,各种生活用品,还有农药化肥。尽管事头多,但夫妇俩没舍得请人。

  女儿就住在附近的镇上,开车来回一趟不过三十分钟,但是,女儿家开了一爿店,因为生意忙,很少能回家。老伴在的日子是这样,老伴走了还是这样。尽管在老伴去世的那天,女儿哭得死去活来,痛悔自己没有抽出时间陪陪母亲。老伴是多年的糖尿病,后来因为糖尿病并发症双眼失明,卧床一年多。老伴弥留之际,女儿尽管天天回来,但也仅是看一眼,然后像被马蜂追着,匆匆离去。女儿一走,老伴就默默地淌眼泪,这是女儿未曾知道的。儿子夫妇在县城上班,还有一个正上高中的孙子,回家次数更少,除非逢年过节。

 

  他坚守初心从未动摇,大厅里悬挂的各种锦旗就是明证。

 

 

 

  老人看着年轻的小伙子和颜悦色,感觉找到了知己。茶香氤氲,老人的话匣子应运而开,他倒豆子般把自己一个人在家孤独难熬的生活处境和盘托出。

 

 

  自从老伴去世之后,赵爷爷特别感觉孤独。他所在的村庄本来就不大,这几年常住人口锐减,多数外出打工,赚了钱的就在镇上或县城买了房,一家老小就这样脱农了;买不起房的还在为日益增长的房价而拼命奋斗。

 

 

  “没有奶奶,就没有今天的我。”省城房价贵,三年五载买不起房,带着奶奶生活,会让奶奶受委屈。“今世,如论如何,我也要陪伴奶奶安享余年。”

 

  赵爷爷说他们的小村子曾经最兴旺的时候住了二十多户,一百多人口。农忙季节,田间地头都是人。哪像现在,田畈上几乎没有人影,种田大户只在插秧、喷药、收割几个特殊的日子出现,机器轰轰隆隆,稻秧东倒西歪插上了,高射炮喷药眨眼功夫也就结束了,稻子泼泼洒洒也算收割了。

 

  他取名心心,不只是因为他名字的缘故,星心谐音,更重要的是他要以此督促自己做人要有良心,做事要有耐心,真诚为民提供心贴心服务。

  当时河南老板只出了火葬费,抚恤金一分没有。由于家里没钱请律师,只得认了。如果当时有好心的律师帮他家打官司,他家一定能获得一笔赔偿款,因为这算得上是工伤。

 

 

 

  为找赵家儿子,小张费了一番周折。第一次约好那个周末见面,可是赵家儿子的分管领导临时需要一份会议材料,他得加班整理。第二次约好当天晚上见面,可是,赵家儿子那天下午陪市里领导到精准扶贫点检查工作,回家很晚。直到第三次才约成。

  小刘笑了,“大爷,我们可打不赢这样的官司。”

  父亲是桥梁施工队的一名工人,十几根水泥桩完工的那天,父亲和工友们非常高兴,喝酒庆功,结果那夜父亲一觉睡去就再也没有醒来。有人说这是生祭桥,火性低的人逃不过,没办法。

  法律层面上,儿女有没有定期回家陪伴年老父母的义务呢?

  老人姓赵,上个月第一次找到心心律师事务所时,也是小刘接待的。小刘还记得老人当时向她咨询可不可以委托律师状告他一双儿女,判决他们按时尽探望的义务。

  赵爷爷常常恐惧地想,哪一天一个人死在家里,儿女们也未必知道。

  那时心心律师事务所才开张不久,小张第一次接手劳动合同官司,他知道比普通的民事官司复杂,但他义无反顾地答应了林师傅,并且表示免费为他提供法律援助,因为林师傅的遭遇让他想起他自己家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但法律之外是人情。

  院子里种了一盆盆蔬菜,还有大蒜、香葱。自家吃不完,奶奶就喊来邻居分享。小小的院落总是笑语喧阗,奶奶喜欢。

 

  赵爷爷想到了要去问问律师,这才在别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心心律师事务所。

  那年张星十三岁,正上初中一年级,突然有一天中午班主任通知他赶紧回家。回到家,妈妈抱着奶奶哭得死去活来。原来在上海打工的父亲出事了。

  记得第一面锦旗是一位工人师傅送来的。

  师傅姓林,县城一栋大楼的内装修小包头。林师傅和他的装修队辛苦一年,等到年底工程结束结账时,那个湖南老板玩起失踪。怎么办,他垫资100万,还有建材店的赊账,工人工资……林师傅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他手下十几个工人都是他同庄兄弟,正等着这笔钱回家过年。年三十前一天,他叫天天不应,坐在大楼前失声痛哭,一位好心路人提醒他找街对过的心心律师事务所。

  除非出差在外,小张每天都会回家吃饭睡觉,奶奶喜欢。

  小张非常不理解这些做儿女的为什么就不能想点办法挤点时间给父母。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是怎么规定的?”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如果子女长时间不回家或拒绝回家看望的,老年人可以向法院起诉。但没有规定多长时间回家一次呀。”

 

 

 

 

  县城的律师事务所生意很好,在小张工作的第三年,就买了一套城郊二手房,虽然有点旧,但单门独户,还有一个小院子,奶奶喜欢。

 

 

  细雨缠绵了几日,终于在今晨画上了句号,心心律师事务所早早地开了门。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09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