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那年那月那日子

2019年07月13日 19:11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6次

  那段时光,那段日子,那时的山和水,那时的人和事,现在想起了依然是那么历历在目,依然是那么透明敞亮,让人禁不住在这物欲横流,压力极大的社会里感觉到一丝丝甜蜜,一丝丝清凉。

 

 

 

  昨天晚上,和同学婷散步,有这样一番对话:“怎么感觉一天天在混日子啊。”“是啊,小时候也不想太多,就盼着过年能有一件新衣服,吃顿好饭,就是最开心的事了。”“就是,现在不知怎么了,生活好了,却感觉压力很大,没有什么快乐,天天就一个模式,心里很烦的上。”

 

 

 

  那段时光,在我什么也不懂的日子里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可是那段时光也是我感觉最轻松,快乐事情最多的日子。记忆里都是些让人掩口而笑的事情。(星辰美文网)学习于我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说起印象,有件事说起来也许会让人笑掉大牙,记不清是二年级还是三年级,老师让我们每个人上他办公室认手表。当时全校只有我们数学老师有这样一块手表,我从未见过,谈什么认识,只记得有个同学回来说,他看表时是十点十分。过了好久,轮到我时,我依然说是十点十分。老师倒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王金龄,你是不是听前面的那个同学说的?时间对你而言,是永恒的啊?”

  今天想起了昨晚的对话,很是感慨,很是无奈 ,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的许多趣事。

那年那月那日子

  且敬往事一杯酒,愿有岁月可回首!

  小时候,我和邻居家大姐,二姐在一个班上学,她们都比我大一岁。那时我们生活在农村的一个半山腰上。暮春时节,我们吃完早饭,爬到杏树上摘青青的杏子,每次都把口袋装的满满的。那时奶奶还不太老,看到我们摘杏子,就趴在半门子上咋呼:“还不熟你们就摘,吃它的命啊。”我们才不管呢,迅速从树上出溜下来,肚皮上留下了道道白色的痕迹。拿到学校,馋煞了那些住在村中心的同学,跟在我们身后,流着口水:“给我一个,再给我一个。”金秋来临,我们从西山坡上摘拖拉盘,野葡萄,车梨子,后果是忘了上学的时间,结果到校后被罚站。现在想来真是好笑。在我们居住的半山腰下,有一个大水库,夏天来临,水面上波光粼粼,倒映着两边的山和树,非常好看。我和大姐二姐都穿着凉鞋,提着小桶,拿着爪篱,在水库边捞虾,捉螃蟹,回家后清洗干净,虾炒土鸡蛋,螃蟹揭去盖子,用面糊裹好,煎着吃。在那个贫脊的年代,那可是无上的美味!寒冬来到,水库里结满了厚厚的冰,那里就成了我们的天然游乐场。我们各自找一块薄而平的石板,坐在上面,另一个人从背后一推,就会出溜很远,若背后的人用力过大,结果可想而知,借助加速度,摔个四仰八叉,尤其是后脑勺,那个疼啊!可是没有人恼,那发自内心的笑声,在山谷中回想。

  “那年那月那日子,那山那水那佳人。那时的山,那时的水,那时的人,真美,真美!”静坐时,脑海中无来由地经常想起这么一句话。难道真的是老了吗?

  时间若永恒,该有多么好!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3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