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深巷里的凝望

2019年07月13日 14:42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5次

 

 

 

  而踏上这条小路离我而去的人,没有回过头,看一眼。我又多么期待深巷里这份深情的凝望啊!

深巷里的凝望

  每年清明节,我都会来这大山之中,看火蛇吞噬着一张张花花绿绿的冥币,眼眶热热的,心中酸酸的。涌动着一股热流,想哭,却始终哭不出来。

 

  尽管我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可我却总是极力配合的像个演员,搀扶着她走进内屋。看她吃力的拉出那个精致的红色木箱,打开来——满是屯积着的零食。许多都是我平常爱吃的,其余的,一定又是分配给其他的表兄弟姐妹们。太婆不差累黍的挑出我那份,满怀期待的等着我接手,而我却百般推辞,直到她的眼睛不再闪烁光芒。不过尽管如此,她却总还是热情有加,好像世界再也没什么胜过这份热情。

 

 

  粉墙黛瓦之间,幽幽深巷之后,总有一个身着青灰色大褂的老人,坐在摇的藤椅上,背倚那爬满青苔的石灰墙,脚踏着那无比光滑的青石板。用那深邃的目光深情地凝望着转角处微弱的阳光,目光中闪现着孩童般的期待。

  每次放假回老家探望她,太婆总是开心的呼唤我:“松子,松子来了!”我总是笑而不语。因为我在等待,等待她重拾记忆的匣子。当然过一会儿,待她看清我的脸庞,才会像个说错话的孩子,挠挠后脑勺,道:“原来是喽喽来了,快进来,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不管多么美好的时光总有散去的一刻,时光也总是那么无情,在我长大chengren之前,就用那没有温度的手,带走了太婆。我想,她只是走得太累了,稍微小憩一下。待我们走后,她会重新爬起来,沿着那条望不见尽头的小路,踏着漫天飞舞的金色银杏叶,一个人走。在最后一个站台,等待着我,慢慢向你走来…….

  母亲有一天对她说:“奶奶啊!我们都已经不再是牙牙学语的孩子了,您就自己多吃点儿吧!”太婆笑了笑,答:“尽管你们都已经长大,可在我的眼中,(星辰美文网)你们也不过是天真无邪的孩子罢了。”说完,就用手拍拍母亲的肩膀。太婆这双沟壑纵横,老茧丛生的手中积攒的,是对子孙深深的爱与关怀啊!

 

  在那粉墙黛瓦之间,幽幽深巷之后。那双牵着我的手,不知何时,竟松开了。望着眼前这条没有尽头的金色小路,我还未学会如何表达我的哀愁。

  在饭桌上,太婆总把我们当作还未学会夹菜的孩子,总是争分夺秒的为我们夹这夹那,却顾不上自己。

 

  记忆中的每一个除夕夜,我们总会接来太婆,在外婆家,叫上整个大家族的人,齐聚一堂。太婆在这个时候总是很开心,换上母亲为她买的红色大棉袄,配上新买的红色拐杖,喜庆极了。这时候,她总是像一个孩子,“咯咯”的笑个不停,脸上的皱纹会聚在了一起,恰似一朵朵盛开的傲骨寒梅。

  看着手中的这张相片,不知何时多出了几滴有温度的水珠。

  我们踏着微弱地阳光走了进来,太婆赶忙起身,柱着拐杖,向我们迎来。她饱经岁月苍桑的脸庞尽显难以掩饰的喜悦。太婆已经九十多岁了,shenti却还很硬朗。她这一生有许多儿女,也可谓是子孙满堂了。太婆这一生过的热热闹闹,我们自然尽力丰富她这不平凡的一生。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3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