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单房出租

2019年07月12日 09:36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92次

 

 

  有一天毕念念拉着她父亲站到那一堆花中间,梅玉蝶不知为何忽而无言,只知道安静地笑,看着赏花的父女俩。直到梅玉蝶将女孩儿喜欢的几种花扎束起来修饰一番,女孩儿抱在怀里一副兴奋样子时,梅玉蝶才不自觉冒出一句:你很美,知道吗。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但女孩儿听见了。

  从那以后毕念念知道自己长得美了,她有意无意地修饰着自己,而且跑到那花店去,让梅玉蝶像扎束鲜花那样扎束她的头发,像装饰那一束束礼花那样装饰她的每一次演出,修整她的每一次出门拜访,甚至为她的考试整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毕磊不再知道“累”字怎么写。也许是从他的妻生孩子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的那年开始吧,毕磊是抱着呱呱叫的新生儿将妻送到太平间的,那会儿他差点没把婴儿扔了随妻一起直奔太平世界去,幸好婴儿哭得凄惨,最终把他留住了。从那以后,毕磊不要命地没日没夜着,直至折腾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广告公司,折腾出如今这套位于闹市区的套房。

  当毕磊将后窗户那块厚纸板收回家来时,将房间租出去的意念并未在他脑子里多耽搁。刚上中学的女儿念念来电话了,汇报在学校的住宿情况。

 

  梅玉蝶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不敢再继续盯看这个男人的眼睛,但也没像平常那样遇着些较难答的问题时习惯地低下头。她望向四周的鲜花,花儿们仿佛会笑。对着这堆正待给什么人抱走而又充满自信的花儿,她落泪了,忽然想她多年周折地或许就为等今天这个男人来提这一个问题,于是她再次望向这个男人,朝他点点头。

 

 

 

  当毕磊来到梅玉蝶跟前时,梅玉蝶说:“毕先生,今天有五个人要来租您的房间,都找不着您,都把联络电话交给我了。”

  当毕磊将写有“单房出租”四个大字的厚纸板挂到正对大街的后窗户时,心不知为何“咯噔”了一下。

  这时候天已暗下来,四周的灯火通明,却似乎没这眼前的店铺亮堂。因为这儿有花,水灵鲜活的花,异彩纷呈的花。站在这大堆的花面前,毕磊显得很不自在,而对着眼前西装笔挺的毕先生,梅玉蝶也似乎很不自在,于是两人便道别了。在走进楼道打开家门时,毕磊心想刚才应该买一束花,但想想又罢了。花送给谁呢?他买花只想送给一个人,就是那花店的女主人,那个叫梅玉蝶的女人。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毕磊直奔回家。当他从大街拐到住宅楼前时,从楼拐角斜对面那家花店里传出一声细柔的喊声:“毕先生是吗?”

 

 

  厚纸板挂出去的那个早晨和往常的早晨没什么区别,毕磊还照样夹着他的公文包上班去,也不担心会有人来电话骚扰他,因为他没把电话号码写在厚纸板上,他只是带着些顾虑工作着,想着。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2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