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花开的时候

2019年07月08日 19:38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95次

花开的时候

  ”哦……哦……我,我把昨天那道数学题的步骤整理了一下,你仔细看看吧,可能对下次考试有帮助。“  说完,他递过来一页信笺,便急匆匆向教室走去。完全没有等小青再说什么的意思,至于他后来的表情,就像她的表情没被他看到一样,她一点都没看到过,因为他们都是低着头说话的。况且,几句话的功夫,小青竟然用鞋底尖把地面蹭了层皮……

 

 

 

  突然间, 赵小青的两行热泪在眼眶里酝酿起来,这不是悲伤的泪水,这是幸福的玉液。她要告给他,是因为他,她才有了今天,是因为要配得上他,她才有了今天。她不知他是不是还喜欢她,她要告诉他,她心里一直留有他的位置。她试探的问:“你该有孩子了吧?” 他再不那么羞涩了,沉稳地摇摇头:“这几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直至我在新闻上看见你,你呢?结婚了吗?”

 

  “赵小青你在这儿?我正找你呢。”这浑厚的男中音像是从天而降,把赵小青从刚刚的醉意中拽了回来。她看到了向自己走过来的那双眼神,依然炙热带着羞涩,太熟悉不过了。

  “哦,是你呀!”  赵小青扫视了一下他,眼光低了下来,落在了自己那双白运动鞋上。她一边用脚尖在地上使劲地蹭啊蹭,一边说:”你有事吗?”

  这个倔强的女孩,毕业回到家后,拒绝一切往来,愣是把自己关了一个月。她想呀想: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不能因为考不上大学就怀疑人生,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潜意识里她还想用另一种姿态去匹配她心中的那个暂且封存的人。后来,在爸妈的资助下,她跟着别人下海经商。跌打滚爬,从摆地摊做起,曾经遭到同行排挤,被打过,供货商失信被骗过,没有钱住店夜宿街头过,又差点被歹人欺负过。她说,她是一朵山草花,在悬崖,在石缝,风吹雨打依然开得美丽。虽还没人欣赏,她就自己鼓掌,因为她说开花是她的使命,在恶劣的环境中绽放自己是对自己的交代。也是对心中的他当初对她那份情的回报,她要证明不上大学依然活得精彩。几年过后,她有了自己的店,甚至十几家连锁店。她活脱脱成了女老板、女企业家。像所有名人一样有记者采访,有新闻报道。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08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