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红苕糊汤

2019年07月11日 09:4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64次

 

 

 

  “甜很,还能放其它不?”娃尝了一口红苕问。

红苕糊汤

  好吧宝贝!爸妈在忆苦思甜的同时给你来点全面营养,何乐而不为呢!

  是啊!我是吃着浆水菜就糊汤长大的,那时候能有碗热糊汤吃就很不错了。上初中以后,农村的吃饭时间和放学不一致,每次回家吃午饭,婆就给我热饭,因为家人都吃过了,要做活呢,不可能等我放学才吃饭,所以天天热的烫饭糊汤干稠凹块的,能好吃不?加上整个冬天几乎不买菜,一直到过年才买菜的,家家就饭就是自家用白萝卜+花白腌制的咸菜,而吃的最多的是用萝卜叶子、辣子叶或者红苕叶子涡的浆水菜。偶尔妈会在菜上泼一点点烧熟的菜籽油换个口味。说实话,我小时候宁可拿红辣椒汁拌着饭吃也不爱吃红苕叶子的浆水菜。妈有几次实在看不下去了,先给我捞了一点点腌菜就饭,因为按理来说,浆水菜要先吃,交九以后菜瓮就容易冻冰了,而腌菜一是比浆水菜做的迟,味儿没入到,二则有盐不容易结冰,一直可以吃到来年开春,甚至清明呢。当然我知道,还有一个主要原因,腌菜是给哥用罐头瓶装着上学吃一个礼拜的。因此就为这,我没少挨婆的数落,说把我个女子娃惯的不行,浆水菜都吃不下。后来我才知道,妈是担心我吃辣子多了,手会发肿,因为我小时候年年一到冬天,十个手指都冻遍了,有的手指化胧溃烂了,吃辣子后,睡一夜起来手肿的梳头都是问题,写字也握不住笔……爸找过好多法子给我泡着洗、买药敷,还教我咋样多活动手指,可是成病性了,年年再防护的还是早早就犯了……尤其到晚上哪个又烧又痒,无比难受的滋味我至今都忘不了,当然还有脚、耳朵、脸上也会冻伤……所以我一直很恐惧冬天,只是近几年保暖和防护工作做的好,慢慢就不再受这罪了。

  “噢!其实红苕这样也好吃。到底还是亲妈呀!”他拌了个鬼脸 ,“下次炒洋芋丝就饭行不?”他夹起萝卜丝皱着眉,“这是最佳搭档,炒的菜就这饭不好吃”,老公劝道:“要不让你妈给你泡菜就着吃,你不是爱吃泡菜么?” “这个可以有……”娃满意的笑了,我接过话茬说:“从养生的角度讲:冬吃萝卜夏吃姜,白萝卜被誉为小人参呢!”说着笑嘻嘻的给娃夹了一筷头……

 

  “洋芋也可以呀!你不是爱吃甜的,也爱吃烤红苕么?”

 

 

  一天去妈家,妈说:“这是今年的新苞谷拉的糁子,亲戚朋友拿了几个袋子的,你拿回家给娃做一顿新苞谷糁,好吃,吃上甜很!我血糖高,不敢多吃……”我嘴上说好好,心里想:娃就不吃这,可又担心妈害怕吃不完嫌可惜,肯定会多做几顿的,于是就答应拿回家。

  “糊汤好吃锅难洗”,我笑着接过勺子把锅底重新刮了一遍,告诉他,这一点点一是为了锅容易洗干净,二是珍惜粮食,还告诉他,我们小时候会把锅底留下的饭用麦荚火略微烧一下,背成锅巴吃呢,缺吃少穿的年代,那可是我们抢着吃的唯一零食……当然,如果我们住校不在家,奶和妈就轻轻给锅加热,等锅底停成厚厚一层黏黏的铲下来,就浆水菜+辣子吃,这比搅团好吃多了……

  一进门,看时间刚好做饭,就洗红苕、接水、打火……正在忙活着,老公回来了,听我说做红苕糊汤,一下来了兴致,说多做点,他也要吃。哎!我俩也就这个饭能吃到一块儿。他平时在单位灶上也吃不上这饭。于是我把洗干净的红苕切块放进锅里,打开了天然气,正准备切萝卜丝凉拌时,娃回来了,看见我做饭就高兴的问啥饭,一听说是红苕糊汤就笑着打趣到:“好妈呢,能选择别的饭不?”看见煤气灶上火已经点上了,顺手揭开锅盖,见红苕已经下锅,就很自觉的补了一句:“哦!那我啥都没说……”哈哈,我得意的笑了,自嘲的补了一句:“我说过,我是后妈,你不吃啥饭我就专门做啥饭……”娃心领神会的就:“我懂!这就是亲妈……”

  “熟了,我都闻着味儿……”老公从电脑桌传出话来,我关火。把萝卜丝调上醋和香油端出来(娃不吃辣子),准备吃饭了,孩子要帮忙舀饭,他纯粹是觉得好玩,但是到锅底就弄不了。

 

 

 

  “妈,锅都开了这长时间了,你咋不揭锅盖搅呢?”儿子走进 厨房,说着他揭开锅盖,他以为我切萝卜丝顾不上揭,我连忙接过来说:“要等红苕熟的差不多了再suo苞谷糁。”说着我把切好的白萝卜丝装盘撒盐搅拌后,一边用饭勺搅红苕,一边压,大部分都变色漂起来了,搅起来不费劲,顺着勺子一压,快烂了,但是不能完全压烂,要不等饭熟的时候红苕就成了碎沫沫了,这时就可以舀苞谷糁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1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