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远逝的饮水池

2019年07月10日 20:09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1次

  我无法忘掉第一次见到饮水池的景象,那是我刚认识老公,我生活在渭北平原,对饮水池甚是好奇。碰巧他要去池塘挑水,好奇的我便要他领我一看究竟。饮水池就修建在村东头的一块高地上,须爬上一个土坡,走一段小路才能到达,不经常锻炼的我腿都有点困了,看着担水者的身影,直叹吃水真是难啊!

 

 

  而今,这儿的人们早已用上了自来水,担水地历史已经过去了,干涸的池底已不知变成了那位村名的耕地,种上了庄稼。她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人们抛弃,可能很少有人再想起它,年轻人只能听老辈人的絮叨,去想像当年他们父辈吃水的艰难了……

  饮水池远去了。这更令我怀念起给村庄提供了清凉的饮水池,也给这村庄以快乐的饮水池。

 

 

  记得我刚来到这个地方工作的时候,这儿就缺水,吃水仅靠一个简易的水龙头,水是从邻村的一个饮水池引流来的,断水是常有的的事,全校800多师生,仅靠这么一个水龙头用水之艰可想而知。那时为了方便村民用水,村村修有饮水池,将山上的雨水集中流到上游修建的蒲峪水库中,再通过干渠流到各村的饮水池,村民生活用水就全凭它了,如遇到旱季,池水就会干涸,村中人还要到几里以外的沟底池塘去挑水。

  趁着春日午后温和的阳光,我与先生一起来到村头田间散步,正走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吸引了我,我经不住这香气的诱惑,只好让脚步前往,“好清香!”我对老公感叹道。“哦,是油菜花的味道。”老公应和着。“那,咱去看看。”

远逝的饮水池

  其实,此地是我俩以前经常走动的地方,可现在由于我们住的地方距它较远,在我眼里便成了偏僻之地,好不容易今天到这儿,又闻到散发着淡淡清幽的香味,怎不令人神往?于是决定前往,重温一下过去的风景。顺着那面斜坡,走过一条羊肠小道,便看见了那片吸引我们前往的油菜地,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变得金黄,宛如金色的浪花煞是好看。

  还没有到池边,便能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和捣衣声,来到池边,几个男人正在池边的台阶上用桶挑水,洗衣的女人坐在池边的树阴下打趣说笑,好不热闹,我的到来立即让她们将目光投向了我这个陌生人,令我好不自在,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已不可而知。我低头走到池边,向下一望,水真清,(星辰美文网)不时还能照出个影儿来,池边不时有担水的穿梭其间。那田园美景图让我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温馨,记忆中的饮水池是那样的美,我当时几乎忘记了这儿是缺水的地方。

  如今,这方水池一点声息都没了——那乡风淳朴的嬉笑声,捣衣声,那担水的或袅袅娜梛或刚健的背影都远逝了,只留下那曾经光滑的青石和被岁月磨蚀的台阶,除了几个在田间拔草的,几乎看不到人影,目及到的只是随风摇晃的野草和四壁的青石。很少有人再走进饮水池了,我和它对望着,但只能是孤独的对望。

 

 

  正当我们驻足赏花时,忽然发现了那个已废弃多年的饮水池,我疾步走上前去,端详起来:她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诉说着那段被人忘记的历史。她面积不大,四周用青石块垒砌而成的墙还在,池底有300多平方,高四米多,在当年要供全村200多户人家使用。如今,池底已干涸,种上了庄稼。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