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关于家的情感故事:回家

2019年07月10日 09:40 情感日志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94次

  会计问旺发是要现金还是要卡,并劝他要卡,说带现金回家不安全。但旺发却选择了要现金。辛苦了一年,换上一张薄薄的卡片,旺发总有些不放心,还是现金抱在怀里心里踏实。同村一起打工的有财、喜旺他们也要了现金。

 

  “走了。”

 

 

 

 

 

 

  “好吧,就算了吧,我们有人在,总比她们孤儿寡母强。”老婆也喃喃自语,又像在回答旺发。

 

  “你托他捎的那钱,怎么办?”老婆小声问旺发。

  旺发在外打工六年了,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开心过,老板不仅让会计结清了全部工钱,还答应租一辆大巴,送旺发他们回家。

  “孩子还小。”

 

 

 

  “要不,就算了吧?我还年轻,还可以再挣!”旺发像自言自语,又像在问老婆。

 

 

  “可你们年怎么过?”旺发有些不放心。

  仔细算算,旺发今年要挣到二万块钱呢。这下好了,盖房子欠的钱终于可以还清了,女儿明年就要上高中了,学费也不用愁了,全家也可以过上一个肥肥的年了。如果有富余,旺发还准备给自己买部手机,以前老是打公用电话,小卖部老板娘耳朵贼精,想跟老婆说句悄悄话都不行,旺发一直盼着自己能有部手机。

  “大娘岁数也大了。“

关于家的情感故事:回家

 

  “是”。

  旺发心头一热:“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不要问,你帮我记下他们的名字。还有,你再带上500块,到喜旺家看看,告诉喜旺老婆,就说我欠喜旺兄弟500块!”

 

 

 

 

 

  “喜旺老婆又有病。”

  还有几天就要回家了,旺发怎么也睡不着。想想已经整一年没见老婆、孩子和老娘了,旺发有些心酸,这次回家,他决定什么都不让他们干,就踏踏实实坐着,自己侍候他们半个月。过了十五,自己又该出来了。还有,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要搂着老婆亲个够,这几天,旺发几乎天天梦到她。

 

  第三天,工地的大客刚走一个多钟头,老婆打来电话,告诉了旺发一个不幸的消息——喜旺搭乘的大货车在距家只有三十多里的高速公路上,因司机疲劳驾驶出事了,货主、司机和喜旺全死了。喜旺死得最惨,两眼圆睁,双手紧抱胸部,交警费了半天劲才掰开他的手——他贴身的内衣里装的全是钱,都被染得血红血红!喜旺的老娘、妻子赶到现场时,全昏了过去,这半天都是旺发老婆在照料她们。

 

  “是”。

  “老板,大家都回家过年了,这工地上乱七八糟的,怎么办?要不留个人和我一块看吧,咱多给点工钱。”

  旺发一听愣了:是啊,这么大一个工地,什么都有,没人看守还真不行。想想自己在外打工六年,两年没拿到工钱,两年只拿了一半,只是来到这个工地上才交了好运,老板为人真不错,不仅不拖欠一分钱,伙食也相当好,怕旺发他们回家不好买车票,还答应租一辆大巴,送他们回家。现在老板有了难处,咱不能没良心。再说孩子过三年就要上大学了,花钱的地方多了,这次不回家还能多挣上点钱,反正就一年不回去,老娘身体还健壮,老婆里里外外也是一把好手,家里也没什么让自己牵挂的,就留下来帮老板看工地吧。

  旺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老婆也是个明理的人,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他。

 

  “我去找有财借些,他们也应该快到家了!”

  二万多现金,旺发数了一遍又一遍,足足数了半小时,嘴都合不上了。

  工地租的大客要两天后才能出发,喜旺因惦记着七十多岁的老娘和生病的妻子,等不及,便跟了一辆同乡的跑长途的大货车。为了让老婆早点拿到钱,早日还清欠款,置办年货,旺发把自己的两万工钱包了又包,捆了又捆,托喜旺捎给老婆。

  旺发太兴奋,实在睡不着,决定起来转转。转到工地办公室,突然听见老板和工头在说话。

 

  老板叹了口气:“大家辛苦一年了,谁不盼着回家守着老婆孩子安安生生过个年啊,让谁留?谁愿留?”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情感日志 分类下,于2019年07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